暗鸦ichi子

早上好!

纪念

她进来的时候眼睛里闪着光。“他走了。”
我能想到的。
但是泪水止不住的涌上来,冲出眼眶,吧嗒吧嗒的落在作文集上。我感受到心里的那堵墙塌了,里面涌出来了无可释放的悲伤与痛苦。像是溺水一般的无措和无奈,这个世界的,此刻的我,在面对着无法挽回的伤痛。

结业考的前天晚上我去医院看他,床头的小电视一样的仪器显示着心率。我不知所措的杵在床头,宽大的校服冲锋衣包裹着我冰凉的皮肤。我碰了碰他的手,温暖又松弛,粗糙的血管与青筋在我指尖跳动着。混浊的眼睛睁开看着我,非常熟悉,一点都没变,我很安心。临走前他握着我的手让我好好考。我跟他说我肯定能合格,考完就来看他。

可是一走就是永别。

第二天回到学校,课间听到有学生说活着真没意思好想去死。这种话第一次的引起我的在意。老人在医院靠医药费维持生命,年轻健康的孩子在阳光下说着想要一死了之。为什么生命与健康永远不能给予需要它们的人。

我第一次意识到了生命的价值。那是纵然你如何流泪都换不回的一句告别。我想起了龙应台的目送。是的,人一生都必将不停的目送亲人离去。
人作为群居动物,却注定要瑀瑀独行

人设

名:rera。全名是Moreraly
是女孩子。有着长短不一的金黄色双马尾。

爱好:倒吊在某处,拍照,用上帝视角俯瞰【倒吊视角】某人,bl的r18小说。

身高:其实很矮……本人并不想透露。(也许连158都没有)

性格:有些寡言,对于不感兴趣的问题不会回话。喜欢待在高处的某地激动的看bl小黄书。

关键词:倒吊,矮,bl狂热。

非常的讨厌雨天。

随身带着小本本和照相机。

毫无方向感。
没有本子看会死星人。

p1是六月份的人设了,p2前天重绘

是女儿,甜食魔女莉维娅,为啥传到qq上图这么糊×

人设:线缝

名:线缝\seam
*意义注释,seam有接缝,链接,裂缝的意思

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子,种族梦魇。有两对翅膀

身高:148       年龄:12

性格:有点小孩子气,是个做什么都很爽快的人。不喜欢被人否定。对于欺负弟弟妹妹很在行。不过平时举止还算很淑女。

喜欢:比较甜的素甘

擅长:针线活

发色是偏紫的水灰,薄荷蓝色的眼睛。

母亲是kilam,已故。妹妹叫yarg,弟弟叫ragus

生气时有点可怕,最好啥事都依着她。

关键词:孩子气,红蓝白。

自设misaka的亚种

【反转】
外表:有着和misaka配色相反的黑色头发和粉灰色挑染。眼睛是玫红,不会变色,没有过敏症。

穿着白色的洋服衬衫和深色百褶裙,外套是海军风的深色大衣。上面印着一些比较可爱的图案。有事背着单肩挂包,装饰着各种可爱的小物件

爱好:糖果色的可爱小挂件,欺负弱小的家伙,给misaka惹麻烦

性格:和温和的misaka完全相反。乖戾易怒,很暴躁,无法和他人好好相处。喜欢各种挑事,之后把烂摊子甩给别人收拾。在学校的话大概会是个不良。有着和misaka一样强的力量,但是可能会做不自量力的事情

关键词:相反,暴怒,反差。

有关魔女回忆的一些故事,意识流。

在某个静谧的夜晚,白发的女孩子坐在漆黑的窗前。想起了一百年前的那场战争。
夜色如曾经一样冷清而让人安宁,月光很微弱,透过玻璃斑斑驳驳的落在魔女苍白的脸和发间。手中握着那本见证无数文明与失落的魔导书。

记得那天,为了保护梦魇花田的孩子们顺利出逃,名为mare的粉色梦魇从幸存者中除名。最可悲的事不过是存在过,但死后无人记得。她微笑着对她收留的孩子们说“好好呆在这里不要动哦,这是一场捉迷藏,不要被人发现哦?”,之后便永远的消失在这个领域之外的硝烟中。

细节记不清了。魔女皱了皱眉头,总是想些不愉快的过往呢。她端起早已凉透的茶,那是黑猫几小时前给她泡的,里面不多不少的加了一勺果莓酱。那位魔女就这么不声不响的靠在藤椅里,头脑很清醒,毫无睡意。直到那个森林小屋里她摆放收集的所有钟表一起鸣响了24声时,她起身,轻轻的关好园子的门,将空茶杯留在茶桌上等待第二天那只猫来处理。

一些关键词

1.吞噬并创造美梦的梦魇小姐

2.在不眠人枕边讲故事的魔女

3.谁偷走人们珍贵的记忆

4.草莓色的荆棘与蔷薇

5.易碎而美丽的玻璃糖

6.传递美好的红色信封

7.生来失去自由的爱

8.糖果屋里的恶魔

9.天使亲手摘下星星

10.透明伞下的一片星辰和大海

11.〔将重要的东西还给我〕

善解人意的机械少女没有心

#是关于自己家孩子的脑洞啦

可以的话ok?→

在某个冰冷阴暗的小房间里,金属环绕着的,两位小小的少女。
名字什么的,从一开始就无所谓,由机械和芯片维持的生命没有意义。
那位首先得到意志的小姐是这样说的。

在混沌和漫长的黑暗中,透进一丝光亮,机械的人偶睁开眼睛。
那是非常美丽的瞳孔,玻璃体中折射着星星点点的指示灯发出的光。
按照编写好的程序,对于测试者所有问题,回答的流畅又完美,“就像在和真正的小女孩对话一样呢”
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,这个无法称为生命的自主活动体,在出生之前,整个“人生”都被预订好了。她是完完全全的定制品,成功之作。

她和她们善解人意,在人类和她们聊天和倾诉苦恼时,安慰着,就像真正的小女孩一样。
日复一日的,时间流逝着。人的生命会如紫藤花般老去,机械做的外壳却只能似铁锈凋零

于是在某年某日,已然空无一人一物的实验室中,小小的两位少女离开了,无法倾听世界的生命,那空荡荡的机械外壳内,没有心脏